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^ ^

-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钓鱼记  

2015-10-07 11:39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钓鱼记 - Mr.Zheng - -
 
忙里偷闲跟着同学去钓鱼,就在学校里的小河。小河穿过学生们每天必经的要道,蜿蜒消失在另一边的马路中央,被两旁茂密的树严实遮蔽着。我到的时候,他们三人已经钓了一会,渔网里装着些鱼,大大小小快有十条。龙哥在没有日光的另一侧,坐在路边上垂钓。老吴站在阳光下,八月未央的夕阳映在他的额头上,幻变成剔透水珠长久挂着。我和老李没有鱼竿,站在老吴身后阴凉处观摩着。

我没有钓过鱼,在这之前连鱼竿都没摸过,却看人钓鱼看了十多年。钓鱼人总像有种魔力,一旦拿起那竿子便耐心猛增,能让周围所有的空气都凝结,甚至连时间的流淌都好像变慢了。小学时,去补习班前就会经过一个小湖,小的不能再小的湖中竟然还有个小亭,每个周六经过那里都能看见一位中年大叔在亭子的对面,坐着尼龙小凳拿着鱼竿化身石像。我从来不敢靠近他,都是趴在亭中栏杆看上一会。

所以老吴让我来试试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污染了那种魔力,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否胜任,只能拿起剩下的第三杆小竿……练习。我就像电子游戏里的新人,老吴就像引导系统,帮我把蚯蚓穿好作鱼饵,选好位置,我只需把杆放出去即可。小杆很短,并不适用于这种高位垂钓,我蹲在路边,手尽量向下伸着。

以前看别人钓的时候,感觉一年就像一秒这么短,然后鱼就上钩了。主角换自己后,一秒都像一年这么长,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盯着水面缓慢而瞌睡的浮漂,等到金星凌日。老吴在我旁边可能感应到了我的烦躁,自然的说了句「别急,别急」。

我苦笑的把对时间的感觉告诉了他,他缓缓的说:「就是这样的,很多时候,我们都需要一些耐心。」

就像咨询他人实际问题,然后得到一个空泛的答案一样。但他这个答案绝对贴题,因为这个耐心只多过了一分钟,鱼便上钩了。我看见浮漂突然上下浮动,兴奋的猛扯鱼竿,心里的影像是漫画里主角酷炫把鱼竿拉起,竿子从前面越过后背,鱼线在空中划出完美弧线,最后一条大鱼在空中定格。可是此时的画外音传来,还是老吴的,「别急,别急。」

去你大爷,我心想,再不拉上来鱼就要跑了。鱼竿很顺利的被拉出水面,却钓到一团空气。老吴保持着自己的钓姿,侧过头看着我拿着连鱼饵都没有了的鱼钩,慢慢说:「越到最后越不能急,等鱼吃多一点钓饵,才真正上钩。」我放下鱼竿,重新站在老吴身边虚心学习。

老吴钓鱼很纯熟,是在小时候就开始的了。家附近有个小鱼塘,正是自学的好地方。抓蚯蚓,穿鱼饵,找准位置,甩出鱼竿,静候,浮漂涌动,拉杆收线,鱼嘴拔钩,一系列动作就像记忆中熟悉的画面,一丝不差。不消一会就已经收获三四条,尽管都不大,可至少今晚是有口福了。

老吴,或者说钓鱼人显然都是有志向的人,心心念念都是钓大鱼。河里水不能说清澈,但是这么大一条鱼在水里晃荡我们还是能看见的。老吴眼神追着大鱼,用长长的鱼竿从它头上把鱼钩放下。大鱼游来游去,老吴也跟着拿竿子摆来摆去,恨不得直接把鱼钩放进鱼嘴。十多分钟过去,仍旧未能如愿。

「有时候,它好像就在面前,你不断努力,却一点用都没有」,老吴轻轻叹气,过了会又自己说道,「但……努力过起码是好的,不努力连结果都不知道。」

「师傅,别被乱了节奏啊」,我笑着说。

「入门很快嘛悟净。」

难怪有人喜欢钓鱼,这一刻的恬静让人着迷,好像一下子就能忘却许多纷扰。夕阳西下,照映着微绿的河水泛起金光,对岸的柳树条在微风中稍摆。即便眼前不是湖光美景,又或高山小溪,也是叫人心安。再加上两三知己,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感觉。

那大鱼又再出现,老吴很淡定,像是猫看着金鱼一般。那大鱼倒是欠钓,自己游到了鱼钩边。浮漂动了好几下,老吴才收杆,可结果与我相似,同样毫不费力的赔了鱼饵。我看着老吴没有情绪的波动,免得尴尬便打趣,「运气不佳,运气不佳」。沉默还是蔓延了几秒,老吴才做声,「 有时把事情推给坏运气的确可以安慰一下自己。可完后,该加钓饵还得加,该下钩还得下,该干嘛还得干」,说着便把穿好鱼饵的鱼竿重新甩出。

「干干干」,龙哥急促的走过来,傻笑说鱼钩钩在对岸的柳树条上了。我和老李都在笑他,原来幻想中的情景是如此容易发生。柳树条持着有大树撑腰与鱼线杠上,龙哥和老吴都费了好些力气终究没有解套。

断鱼线那会,龙哥怨念道:「那条大草鱼真是草他大爷。」

老李倒是说了句实话,「钓到了就没意思了,这不,你就得永远记着它了。」

就这样,渔歌在鱼线断裂下唱尽,当中确有很多值得回味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