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^ ^

-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果园  

2011-11-02 21:39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来到这个果园已经很久了,我常不断提醒来这里的目的,我不能把它忘记。这个果园很大,从来没有见过比这个更大的地方了,我也只看过这么一个地方。


我是喜欢梨的,一直都是。我不管别人的眼光,我认为我是对的。路人问我,怎么会选棵这么小的树,连日光都遮挡不到,我说梨树虽然小,但是我就是莫名的喜欢,他又问,你以前吃过梨吗?我说并不是尝试,我只是觉得它适合我。


他没有管我,走时留下了一个叹息但又自信的眼神,坐在了苹果树下。苹果树很高,而且底下很多人,他想伸手摘果子,可是人多得他不能随心所欲,连一个苹果都不可以。当然,他没有放弃,我也明白了他那个眼神是想和我表达什么。他没日没夜的攀爬着,看着他辛苦的样子,拿起了我随手就摘得的梨咬了口。


日光透过树林的时候,我爱上了她。和她是怎么开始的,我也忘了,就记得,她和这梨一样,是甜的。


这个并不是一个韩剧,因此路人并没有和我爱上同一个人。路人有他自己喜欢的人,可是老套的剧情限制着他得不到那人的青睐。无奈的他把时间都花在了摘果子上,他也知道树顶端的果子肯定比较好吃,否则怎么这么多人踩着人。


我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梨树下,只不过我胃口变大了,使我不得不把休息的地方从树下移到树杈上,因为那样我便能如以前一般,伸手即得。好像正是这样,令我变得笨重了。


一年一度的果园运动会又来了,可恶的是它并不是志愿性的,我讨厌这种竞争的东西。双面的看,这是一个见识的机会,毕竟各种果树下的人都来参加这个他们所谓的盛宴。


朋友他也是爱吃梨的,但他和我不一样,他喜好攀爬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攀爬为的不是吃到更好的果子,只是想上去顶端看一看这个果园,就算不能统领全局,也能感受个君临天下。我默然。


运动会来了,我又见到路人了。虽然说是每天见面,但是他忙得我们真的陌如路人了。好久没和他聊天,他说他现在已经很会爬树了,随便就能上个六七米,我惊讶的只重复了他的说的两个数字,这个两个他听起来更像粗话的数字。我说我粗人讲得再好也只能是粗话,当你成了果园的爬树名人,你说同样的话,当然就是名人了,别忘了给我两个苹果怀念一下就好了。他一个劲点头,自信笑得旁若无人。


我竟然和他分了一组,虽说我不好竞争,可赢了第一额外有果子吃这还是令我有点冲动不已的。枪声响了,比起其他人,路人他第一个就飞出去了,我和其他人缓慢的抓住树枝,才开始攀爬。在大树下锻炼就是好,各种情形都见惯了,他在上爬的过程中不忘本性,撞了一下追上他的第一个人,我并没有心里骂脏话,因为我差点就没躲开掉下的那人。


狂风段是我追害怕的地方,用朋友的话,这根本就是大树下长大的人的地盘。路人来到这里,爬得更快了,这让我在攀爬的过程中想起他以前跟我讲过的,我就是迎着风去的!


眼见路人和我们的距离越来越大,其中一个人好像急了,应该太久没吃果子了,随手飞一香蕉过去,如果那人把这练成绝活还好说,应该能叫个“小李飞蕉”,这下倒好,手没抓紧,先把自己给撂倒了。我记得长辈说的,害人之心不可有啊。


朋友和她在底下给我加油,让我努力去追,我当然知道要加油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不至于最后,应该是以前的能力把我带到了中间的排位。其实如果我最后还好,这么个不前不后倒令我有了背水一战的心。


比赛挑在了我惯常午休的时候。阳光推开叶子的阻隔,爬过细枝,不经意的追上了路人,路人倒是给忽至的阳光吓了一跳,而当然对我是没有影响。比赛这种电光火石间的事,一下就令我们追上不少距离,路人自己好像也急了,有意无意的在踏脚的地方用力一下,本来越到上头越难爬的,这给他一弄,全都晃起来了。


朋友和她反而担心起来,叫我注意安全就好。我又觉得无奈了,我刚想奋力直追,你才叫我小心翼翼,没可能。我正想使阴招,另一人比我还先,如果大家不是在这个时候认识,我想我能和他成为好朋友,关键时候都想一块去了。树枝这么使劲一摇,我都站不稳了,前头的路人就更是滑了一下。我想他是椰树的人,整天摇椰子。另一人想趁着这个机会移来我上头蹬我一脚,他换手过来的那么一下,我就马上想完了这下子,果子又没拿了,还白搭了体力,待会还得摔一跤。想都没想完,下面的人又来阴,另一人在空中的就直接像椰子一样掉在地上。


世上忧喜总是转换的如此快,哭着都得笑。路人滑那一下还没缓过神,我就已经追上了。他纵身一跳,刚好和我一同压线了。我心想这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,我和路人一同拿第一,最多平分果子嘛。


路人的伙伴们却脸都拉长了,我并不知道原来驴脸出现在人上是表示着压抑的愤怒。长老们也明白,我也明白,没可能让我等小人物平分第一。


第二天朋友跟我说,他也输给了苹果树的人,不过他是连对方的脚都看不见。我说正常,如果你能看见,你也就不会坐在梨树下了。


过了良久,我忽然问他,你不会好奇别的水果,不会想吃其他的水果吗?他说有,但是我并不是为了吃而吃,我只是在乎摘的那个感觉,然而这个感觉无论你摘什么都一样,只要你眼中有。


我双眼放空遥望天边,又低头想了一下,回忆起来这里的目的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
运动会过后,果园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日光再次爬过细枝,陪我和她坐在树顶看雨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